大阿卡纳愚人之旅

[复制链接]
查看118 | 回复0 | 2023-12-23 06:20: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塔罗的大阿卡纳主要描绘了人在心灵和精神上的状态及成长过程,每一张牌都呈现出紧密的关联性,描绘了一个人从初生到成长,通过习得经验,最后获得领悟和圆满的旅途。愚人之旅就是第0号牌愚人到第21号牌世界的发展历程。

这段历程可以用三种形态来审视

1️⃣ 以时间为度量衡的、线性的人生旅程:一阶愚人之旅

2️⃣ 以牌与牌之间两两增强或对立的视角来看待:二阶愚人之旅

3️⃣ 以外部世界、内心世界、灵魂感悟来分割层次:三阶愚人之旅

一阶愚人之旅

我们从愚人开始。

愚人,一个小婴儿,从诞生开始,他就不再与母体、世界或者宇宙浑然一体了,剪断脐带的那一刻,他就成为了 100% 的独立个体,而这时候,万事万物都可以用“我”与“非我”来区分。魔术师就成为了愚人探索世界的媒介。当愚人想要和“非我”的部分产生关联,就能从魔术师里找到工具和路径,而他接触外部世界越多,就越能感受到“我”与“非我”的界限,因此女祭司出现。女祭司让愚人回归到对自身对“我”的感受,让愚人审视自己的想法和潜力。

经过魔术师的探索和女祭司的内视,愚人完成了对个体的理解,并进入世俗序列。皇后提供爱与保护,皇帝领导并管教愚人成长,刻板印象中的慈母严父潜移默化影响着愚人对“二元对立统一”的懵懂理解。当他来到可以入学的年纪,教皇开始发挥作用。一方面教皇提供知识、智慧、指引,负责解答愚人的困惑,另一方面教皇也在规训“从个体到团体”的服从感,和在社会中做事情的界限。

当愚人成长到情窦初开的年纪,某一个时刻,会在恋人中初次体会爱情,青少年时期的感情显得比较纯粹,喜欢与否,更多是由潜意识里的本能驱动,而不受现实环境和条件的浸染。不管是否成功,愚人都将与过去道别,踏上战车指引的全新征程。战车出现在每一个迎接新挑战的时刻,譬如高考,譬如进入职场。每一次都会让愚人离开过往的庇护所,参与到新的探索和竞争中,学习磨炼韧性、增强意志和控制局面。

战车真正让愚人开始独当一面,在各种各样的挑战和竞争里,愚人又逐渐习得了力量的奥义——克服内心的恐惧。力量提供勇气和智慧,不仅能战胜外部世界的牛鬼蛇神,也能驯服内部世界的欲望和冲动。战车和力量加速了人生经验条的积累,而在某些夜深人静的时刻,他发现隐士登场了。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愚人就会开始反省并品尝人间百态。这些时候“我”与“非我”的界限又进一步扩大,隐士教会愚人如何对待孤独,也教会愚人如何在孤独中深刻总结只属于自己的人生经验。

但随着命运之轮浮现,在跌撞中逐渐强大的愚人第一次体会到人力无法改变的宿命感。人生起落说来就来,想得到想不到的事情发生,眼看他起高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有人乘着风口起飞,有人突遇变故滑落。命运之轮让愚人深刻体会到四个字:时也,命也。人没有办法抵抗命运,但却有办法在当下过好自己的生活。广袤天地,适者生存。

听天命,尽人事。愚人接纳了命运之轮带来的转变,也在正义中习得“但求无愧于心”的方法。人的发展由大大小小的选择构成,在每一个选择面前,正义都能秉持绝对公平的一杆秤,督促愚人理性抉择。也是这杆秤,强化了愚人对待人生的责任感。某些选择,带领他去到倒吊人的地盘,“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愚人会为了成长而经历煎熬和痛苦;但另一些选择,可能带领他踏入死神的管辖范围,在这里他学会与过往和解并彻底放手。

经历死神,愚人明白了不是所有努力都会有结果。离开那堵南墙后,节制缓缓出现并抚平愚人的思绪,这是继命运之轮外愚人第二次妥协。在这次妥协中,他知晓了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理想主义在现实中也可能捉襟见肘。因此,节制教导他如何在对立和混乱的进程里找到立足的支点。此前他完全相信事在人为,此后他也逐渐领悟如何找寻平衡。

花花世界迷人眼,知道的越多,想要的越多。当愚人继续成长,某个瞬间会直面恶魔带来的膨胀欲望,恶魔以用欲望禁锢人类理智的方式,被迫让愚人学会克服物欲,否则无法挣脱物质主义的锁链。如果愚人踩中恶魔设下的陷阱无法自救,高塔将粉墨登场——一场意料之外且令人震撼的事件发生,带来痛苦和伤害,也带来爆裂的释放。闪电开启天罚,击碎物质主义的牢笼,也击中了愚人的身体,所谓“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好在愚人明白苦难不是目的,在星星的加持下,愚人会重新捡起女祭司的嘱托。星星帮助他连接自己的潜意识,回归自我、找寻初心,看到生活的前路和希望。

一旦他完成疗愈,他就会继续出发。在回归的途中,愚人会发现重新开始意味着面对未知,和初生时天不怕地不怕的探索欲不同,他经历许多,反而对未知生出敬畏,他的这些变化都被月亮所印证。月亮带来想象,想象衍生恐惧。看似平静的道路,实则要求愚人与内心的恐惧对抗。当愚人能够在黑暗中自如地行走,很快太阳会进入他的生命,他会感到发自内心的快乐和成功。这一刻愚人也意识到,生命中最炽热的光辉不是天上的“太阳”提供的,真正的“太阳”是自己内心世界供给的能量和领悟。

当愚人迎来内心能量的绽放,并且开始审视过往的每个阶段,审判会带给愚人一个新的视角,让他思考每一个事件的因果。和隐士赋予的成长一样,审判是人生经验条累积到另一个阶段后送给愚人的成长礼物。经过这一次的内心锤炼,审判也会将愚人带到全新的领域,并要求愚人将过去忘掉。经由审判的指引,愚人终于来到了旅程的最后一站——世界。

愚人经历并了解自己的一生。从刚开始与母体、世界、宇宙脱离成为个体,到在人世间游历成长,再到内在、心灵重新与世界和宇宙连接,成为组成世界的一份子,这就是一阶愚人之旅的全过程。

二阶愚人之旅

讲完愚人的旅行故事,我们除去一头一尾的两种状态,以命运之轮为分界线,只看过程中出现的要点,以及它们是如何被强化、或互为对立的。

魔术师和正义
魔术师提供给愚人探索世界的媒介,让愚人开始运用沟通的能力,这是一次自我力量的展开。在这个阶段愚人很少体会到限制,也没有面临令人两难的选择,“准备好了即刻出发”是魔术师的处世信条。

而经过命运之轮的洗刷,他在正义里明晰了“理智与责任”的重要性,因此,和魔术师不同的点是,愚人不再毫无保留地展现行动的力量,在行动之前,他开始考量每一个选择本身。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力量如何纯粹地展开,进而如何理性地使用。

女祭司和倒吊人
女祭司指引愚人回归“我”,并让他意识到“我”与“非我”的区别和界限。皮肤以内是我,不会被他人窥探的思想是我,对所有事物的独特理解是我。当女祭司稳稳坐到界限中央,就让愚人意识到“不做什么也可以”,那些属于自己的智慧、直觉与思考,不会因为不行动就离我而去。

而倒吊人将这种静默、被动、无为的智慧发挥到了现实中。在经历生活赋予的苦难时,倒吊人清醒地知道,过程的创伤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能得到多有价值的成长与领悟。因此,即使他被吊起来,他的身体姿态依旧舒展。与其想办法挣脱,不如静静地感受当下。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无为思想的萌生,进而在磨炼中得以实际应用。

皇后和死神
皇后作为世俗序列中的母亲形象,她孕育生命,是万事万物的开端;她也提供爱和保护,愚人能在皇后的庇佑中感到安全,感到生命的喜悦,感到情感上的收获与快乐,感到迸发的潜能。

而死神则给予愚人截然不同的体验——一种不可抗拒的结束。当死神到来,负隅顽抗只是徒增创伤,不管如何拉扯,死神经过的地方都归于寂静。它只是在提示愚人,不该来的地方、不该做的事情、不该追逐的东西,放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事物的开始和结束。

皇帝和节制
皇帝作为严苛的父亲和万人之上的君主,处处散发着威严的气场,他严格要求愚人,甚至可能强势干预愚人的成长和选择,在这里愚人也潜移默化的学习到了掌控和统治的强横。

但节制不这么想。节制认同某种平衡性,能让两种或多种对立的事物有机的融合,而不需要某一方完全臣服或归顺于另一方。皇帝采取威慑的力量带来和平,节制则采用某种互惠互利的方式实现共同发展。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威严统治”与“和平调节”两种相反的处事方法。

教皇和恶魔
教皇教给愚人知识和规则,知识和规则让愚人的行动不再只靠本能驱动,而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这里。通过解答困惑与悉心引导,愚人的成长更加稳定和可控,朝着积极阳光的一面去发展并强化自我的灵性力量。

但恶魔不管这些,比起被规则框定,恶魔更中意野蛮生长。当本能里对物质的欲望被唤醒且不加限制,愚人就中了恶魔的圈套。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灵性的成长和物欲的沉沦。

恋人和高塔
恋人带来纯粹的吸引,是上天对萌芽情感和事物开端的美好祝福,并且恋人也蕴含了长久发展的可能性。愚人发现,迎来恋人时,也迎来了天地万物对自己的无私帮助,他会感到被支持、被认同。

但如果愚人走上歧路而不自知,被物质主义迷惑了心智,高塔就会携带上天的惩罚突然降临。高塔认为温和的规训远不如一次惨痛的打击更让人记忆深刻,因此,愚人会在爆裂中惊醒。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祝福和惩罚。

战车和星星
战车出现在每一个离开过去走向新领域的时刻,愚人能在竞争中感受真枪实刀的激烈竞争,每一次挑战和突破都带来刺激与兴奋感,兴奋感又滋养着战车的韧性,即便身处对立与混乱,也能像永动机一样前进。

而星星出现在高塔之后,被惩罚击穿的愚人需要在星星中重新回归自我,与自己的潜意识相连接,找寻内在的宁静,重拾生活的希望。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外部世界的刺激和内部世界的宁静。

力量和月亮
力量赋予愚人智慧的头脑,能够在外手刃牛鬼蛇神,在内克服本能与欲望。它让愚人了解,潜意识里的欲望和负面情绪无法也不需要被拔除,就像画面里女子温柔地合上狮子的嘴,她只要学会如何收放自如地控制,她就化为了力量本身。

而月亮强化了环境中潜藏在黑暗里的未知恐惧。在力量中,愚人看见野兽,然后四两拨千斤地驯服野兽,但在月亮中,愚人看不见。在看不见的世界里,并不一定存在真实的威胁,可能他走在荒野小路上,恐怖电影就开始自动播放。有趣的是,月亮放大了这种感受,并要求愚人直面这种感受,然后战胜它。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用智慧与勇气战胜真实存在的怪兽,进而战胜想象幻化出的“怪兽”。

隐士和太阳
隐士是愚人的人生经验条累积到一定程度后的第一次内省。在这一次内省里,愚人远离外部世界的纷扰与喧嚣,着重去思考过去发生的一切带给自己什么,接下来又应该去追求什么。

太阳则是隐士的这一次内省带来的成果和答案。就像一阶愚人之旅的故事一样,愚人在太阳出现时意识到自我的成长、自我的能量才是赖以生存的重要根基。追寻内心世界的强韧和充实才是光明与力量的本源。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追寻灵性的启蒙和成果。

命运之轮和审判
命运之轮带来无法逃离的宿命感,也带来面对时运变化的平常心态。时势造英雄,得意莫忘失意苦;英雄也能造时势,即便失意也能过得风生水起。所谓风水轮流转,愚人第一次领悟到个人宿命与人类命运。

审判是人生经验条累积到第二阶段的内省。在这个阶段里,愚人审视过去,然后发现每一个选择里的因果关联都隐隐与命运之轮拖不了干系。完成内省,也就完成了对内心世界的第二次锤炼。正如命运的轮子不会倒转,审判也要求愚人忘记过往,永远向前看。

在这两张牌中,我们看到了人的宿命和事物发展的因果关联,然后继续听天命尽人事,永不停歇。

三阶愚人之旅

三阶愚人之旅剔除了“愚人”这个主体,将愚人的旅程分为三个层次,对应着愚人三个内心成长的阶段。

显意识阶段
这个阶段是从魔术师到战车。

在这个阶段里,愚人的成长除了自己之外,还包含了其他人的影响(皇后、皇帝、教皇、恋人)。也是在这个阶段,愚人的行动和探索都是能被他人看见的,是他在“社会中”的成长。而战车是这一阶段的期末考题,考验愚人能否独自面对各种挑战,是否锻炼出了强大的心智,去控制看似混乱的局面。一旦通过考试,他就能突破到以力量为首的第二层次。

潜意识阶段
这个阶段是从力量到节制。

通过外部世界的考验后,愚人开始将经历炼化成经验,在这一阶段的成长过程中,更多的展现了愚人的内心思考和想法,而这些宝贵的经验和领悟,是他人看不到的。这一阶段同时提供了考题和答案——死神和节制,当愚人在死神里经历挫折,并能够完全消化节制的无为与平衡思想,他就会突破到第三个层次。

超意识阶段
这个阶段是从恶魔到世界。

一开始迎接愚人的就是恶魔的陷阱。也是从这个陷阱开始,这个阶段进一步让愚人明确“物质主义”不可取,毫无节制地攫取物质只会让人身陷囹圄。恶魔和高塔成为一个契机,告诫愚人,要想获得真正的力量,不能依靠身外之物,需要回到对内心世界的锤炼与领悟。(这个阶段就很像僧侣的修行之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