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神与母神的圣婚,使创伤重新变为美好

[复制链接]
查看110 | 回复0 | 2023-9-1 13:4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神与母神的圣婚

母神,是爱与温暖,是信任与救赎,使创伤重新变为美好。母神是意识的源头,是奥秘的万有之本;“千变万化之生命世界中的一切恐怖、可憎和美好都是从这万有之本而来”。⑧

而父神意识是自我英雄之旅的策源地,父神意识和母神意识,都是运行在所有女人和男人心灵深处的创造驱力。但是,当父神意识漠视生命多汁的情感需求、因而与母神失去平等连结时,正如荣格学派分析家茉琳•莫德克在《女英雄之旅》中所描述——“这个理性阳刚的原动力会变得苛求、好斗、破坏力十足、冷酷无情、完全无视个人必有极限的事实。它的大男人英雄气概会命令我们不计代价向前冲刺。它追求完美、控制权和主导权,在它眼中,没有任何事情合乎它订出的标准”。⑨

无视母神的情感,使心灵将沦为干涸的理性沙漠;理性的过度使用,使人异化成机器。唯有当父神不再宣称它是掌权者,过度的使用的理性意识才能得以拯救。⑩

“人性的首要之恶是心灵干枯,因此人类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湿润和苍翠带回到自己的生命里。湿润和苍翠应与纯洁、爱、心、感觉和眼泪有关。在我们深受感动时,我们身体里面的所有液体都会湿润起来——我们开始哭、变得润滑、流血……如同把生命带到这地球的是水,让荒漠和干旱经验得以解除的也是水……”(琴•波伦ATP年度大会上的演讲文)。

作为万有之母的水质容器——母神,她带着湿润的气息,作为父神的对立面,为拯救理性的枯槁而存在。

父神呼唤母神,如荒漠呼唤甘泉——

茉琳•莫德克说,“我们必须张开眼睛、扩大我们的意识范畴;我们需要湿润、甜蜜多汁、苍翠、充满爱心的母神意识来平衡我们文化中受了伤、干枯易折、不顾自我极限的理性本质,否则我们将会一直置身在荒原国度里……”❶

根据茉琳•莫德克的论述,父神与母神的二元对立,是一种阴性和阳性两极化,这两个宇宙法则必须在互相辉映中才会一起被彰显出来❷。当父神与母神以对偶出现,他必会彰显并强化母神的创造力和生命力。母神意识与父神意识,作为互相平等的元素,在圣婚中合为一体——在清醒意识中,自我意识做出决定——接纳对方到自己的生命里——“在这个转化过程中,自我经验到,它根本上属于自性,在自我-自性轴线上 ”,这种归属感从新的水平上决定了人格的新水平。“当自我理解了自性能在何种程度上驱使恐惧并把恐惧当作转化工具时,它就会感到自性对转化的要求环抱着自己。通过这种方式,自我避免了毁于恐惧。在自性以富有创造力的方式推动自我持续转化时,主体获得了悖论式的安全感。” ❸当自我成为自性的拥护者,转化的能动者——自性,就变成了一个人最珍贵的本质。

当父神的理性敬重母神所拥有的主权时,终于得以再次饮用荒漠甘泉。母神与父神的结合,最终抵达自性之圆,魔法总是在圆周内发生——作为圆形世界观,自性包容了父神与母神,对立面在自性中成为了“施与受的互拥”——父神融合了母神的阴性特长——“容许事情按照它们的自然周期发生”,父神意识不再试图掌控事情发生的时间与节律,他懂得了让事物保持自然而然,他不再执着于结果,不再因为不确定性而陷入巨大的焦虑中。“静寂不动和新生命的诞生各有其时,而我们应该尊重和保护它们,并给予它们时间,因为我们无法迫使新的生命出现”❹。当父神与母神之间,没有了被控制或被吞噬的感觉,也不再是冷漠的不联结——在正向的寂寞与控制之间,在独立与吞噬之间,自我寻找到了一个恰当的尺度。父神的目标也不再是单一的完美,他融合了母神的随遇而安,母神渴望完整,她兼容了善与恶、是与非、希望与绝望——

“这正是上帝的二元性,无论女性上帝或男性上帝都是阴阳同体的终极本体,他/她不会容许自己局限在任何善、恶、阳性、阴性等单一属性之中”❺——她/他是一体两面——这个结合的结果是“圣婴的诞生”——母神“生出了她自己,而这个自己是一个阴阳同体的生命,独立自主,并因为阴阳合一而完美并完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